• <tr id='foaq'><strong id='foaq'></strong><small id='foaq'></small><button id='foaq'></button><li id='foaq'><noscript id='foaq'><big id='foaq'></big><dt id='foaq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foaq'><table id='foaq'><blockquote id='foaq'><tbody id='foaq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foaq'></u><kbd id='foaq'><kbd id='foaq'></kbd></kbd>
  • <fieldset id='foaq'></fieldset><acronym id='foaq'><em id='foaq'></em><td id='foaq'><div id='foaq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foaq'><big id='foaq'><big id='foaq'></big><legend id='foaq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<dl id='foaq'></dl>

      <code id='foaq'><strong id='foaq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1. <i id='foaq'><div id='foaq'><ins id='foaq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span id='foaq'></span>
          <ins id='foaq'></ins>
          <i id='foaq'></i>
          1. 良苦用心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6

              邱鳳年方二十七歲,至今還沒有找到婆傢,男大當娶女大當嫁,邱鳳嫁不出去,成瞭爸媽的心事。不是邱鳳找不到心儀的君,是媽媽的身體不好,爸爸有點殘疾,邱鳳是個孝順女兒,願意伺候爸媽一輩子,和爸媽永不分離,擇偶條件出嫁時帶著爸媽,或者男方到她傢落戶,不答應這其中一個條件不嫁。

              春節剛過,二姨風風火火地登門為邱鳳提親,男孩叫周磊,是二姨的近門侄子,各方面知根知底,傢裡開著五金廠,傢庭條件優越,有車有房,在農村那是富豪人傢,周磊比邱鳳小一歲,之前有一個稱心如意的女朋友,到瞭談婚論嫁時,女友在外出的途中遭遇車禍身亡,二姨第一時間知道後,近水樓臺先得月,就捷足先登,把周磊給邱鳳占下瞭,這個茬可不能再放過,過瞭這個村沒有這個店,邱鳳的爸媽聽瞭也很滿意,勸邱鳳什麼條件也別要瞭,不要在為他們考慮瞭,自己也老大不小瞭,多為自己想想,婚事不能再拖瞭。

              熱心的二姨為邱鳳的婚事跑細瞭腿,很快安排邱鳳與周磊見面,見面時,邱鳳提出自己的擇偶條件,一聽男方不同意到女方落戶,帶著爸媽出嫁態度也不誠懇,就一口回絕瞭。

              那天,二姨對邱鳳的輕率放棄有點著急:“你這孩子,先別一口咬定急於下結論,兩邊都不是外人,我是一手托兩傢,親戚保親,人傢那上門為周磊提親的踢破門檻,我特意砸兌瞭周磊,人傢還等著你回話呢,我做主瞭,給你三天時間考慮考慮,行與不行給個話,不同意就各走各的無所謂,你找你的男朋友,他找他的女朋友,井水不犯河水,如果你有意思處下去,以後的事好說,事在人為,慢慢地再商量。”

              邱鳳抵不住二姨的三寸不爛之舌,答應回去考慮考慮,第一次見面,邱鳳對周磊確實有好感,各方面條件確實不錯,高高的個子一表人才,落落大方有禮貌。邱鳳在二姨傢住瞭兩天就回傢瞭。

              邱鳳一進傢門,發現傢裡氣氛不對,爸爸和媽媽一個屋子裡躺著一個,見瞭邱鳳誰也沒說話,邱鳳意料到爸爸和媽媽生氣瞭,兩天沒在傢就出瞭這種事,就問爸爸怎麼回事,爸爸是一言不發,回頭又去問媽媽怎麼回事,媽媽氣呼呼地說:“你走瞭以後,晚上你爸爸受人操動偷著去賭博瞭,一晚上輸瞭好多錢,還借瞭高利貸,人傢讓咱傢限期還錢,那些人誰惹得起呀!以後三天兩頭上門逼債,這日子是沒法過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一聽是這事,邱鳳的腦袋都大瞭,責怪爸爸給傢裡惹瞭事,長這麼大,在她的印象中,爸爸媽媽的感情一直很好,從來沒有吵過嘴,都互敬互讓,第一次看到爸媽生這麼大的氣,讓邱鳳心裡痛苦不堪。

              媽媽不吃不喝,爸爸置若罔聞,天天喝酒窮吃急耍,輸紅瞭眼的爸爸,孤獨一擲,一心想把輸的錢再撈回來,背著媽媽又去賭瞭,沒想到賭場的險惡,處處是陷阱,越陷越深,結果本錢沒撈回來,把自傢的房子也賭進去瞭。

              爸爸迷戀上瞭賭博,傢敗瞭,一切都沒有瞭,爸爸媽媽的婚姻亮起瞭紅燈,媽媽平靜之後,寫瞭離婚協議書,爸爸沒有一句挽留的話就簽瞭字,帶著邱鳳一起去瞭民政局辦理離婚手續,工作人員詢問邱鳳跟著誰時,邱鳳的回答是:“我都跟著,一個不能少,我不同意他們離婚。”在讓爸爸媽媽選擇時,爸爸冷酷無情地說:“我是窮光蛋瞭,養不起女兒瞭,我放棄。”在讓媽媽選擇時,媽媽說的更讓邱鳳傷心:“我也放棄,那是負擔。”邱鳳一聽爸媽都不接納她,像一頭發瘋的獅子:“你們都不要我,你們為什麼當初要生我?你們好狠心,我恨你們!”說完,哭著向門外跑去。

              村西的小河泛著滾滾的浪花,這裡留下瞭邱鳳童年美好的回憶,此時,她淚流滿面,狠心的爸媽鬧離婚,傢沒瞭,最親的人也不要她瞭,越想越委屈,覺得這個世界塌瞭,向河邊踉踉蹌蹌地走去,想一死瞭之,就在這時,邱鳳身後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:“鳳兒,你可不能做傻事,你給我站住。”

              邱鳳回頭一看,是二姨來瞭,張開雙臂撲到二姨懷裡“嗚嗚嗚”地哭起來,“別哭瞭,跟二姨回傢,你死瞭就完瞭,有什麼價值嗎?”二姨勸說著邱鳳。

              到瞭二姨傢,邱鳳還是哭哭啼啼,問二姨:“爸爸賭博欠下的高利貸怎麼還呀?我該怎麼辦呀?”

              二姨給邱鳳擦著臉上的淚花,安慰著邱鳳說:“鳳兒,車到山前必有路,沒有過不去的火焰山,隻要你聽二姨的,事情不像你想象的那麼壞,我來想辦法,挽救這個破碎的傢,你必須配合二姨。”

              邱鳳停止瞭哭聲,喃喃地對二姨說:“隻要能讓爸爸媽媽和好,給我一個完整的傢,讓我做什麼都行。”

              二姨笑著說:“孩子,你終於開竅瞭,我看啊!第一步先把你的婚事解決瞭,這些日子,人傢周磊給我打過幾次電話,還等著你回話呢,你又不是沒看上人傢,你和周磊成瞭一傢,周磊傢有錢,你爸的賭債讓周磊給還,你傢有難處瞭,周磊不幫誰幫?一個姑爺半個兒,幫著你傢渡過難關這是理所當然,把你爸欠的賭債還瞭,解瞭你爸媽的燃眉之急,你爸那是一念之差,以後金盆洗手,好好地過日子,還鬧什麼離婚啊!我聽說瞭,你爸爸去賭博,也有你的責任,你總也嫁不出去,你爸爸心煩,為瞭尋找刺激誤入賭場。”

              邱鳳問二姨:“下面我該怎麼做?你是我的親娘姨,我一切都聽你的安排。”

              二姨高興地說:“這就對瞭,遇到事不能一條道跑到黑,叫我說,你馬上和周磊見面,盡快把婚事定下來。”邱鳳點瞭頭,在二姨的安排下,兩人很快第二次見面,見面後兩人談得很投機,周磊得知邱鳳傢遇到瞭難處,承諾幫著邱鳳傢還清賭債,並答應為邱鳳的爸媽養老送終,邱鳳感激不盡,當場與周磊定瞭終身。

              周磊和邱鳳都是大齡青年瞭,在二姨的撮合下,兩人很快確定瞭婚期,二姨跑裡跑外,緊鑼密鼓地為邱鳳張羅著婚事。就要成為新娘的邱鳳,心裡還是牽掛著爸爸媽媽,不知他們現在咋樣瞭。

              這天,邱鳳告訴二姨,帶著周磊要回傢看爸爸媽媽,二姨笑瞭笑,指著窗外說:“不要去瞭,你看誰來瞭?”

              邱鳳往外一瞅是爸爸和媽媽,驚訝地沖出去,大聲地喊:“爸——媽——”然後撲過去,抱住瞭爸爸媽媽。

              媽媽笑著說:“我們都很好,一切都過去瞭,你就要做新娘瞭,祝福你,這一天終於到來瞭,我和你爸離婚都是假的,是我和你爸欺騙瞭你,你爸爸根本沒有去賭博,也沒有欠下高利貸,房子也沒有輸瞭,你是我和你爸的寶貝女兒,舍得不要你嗎,為瞭成全你的婚事,激怒你趕快把自己嫁出去,這一切都是我和你二姨導演的,你終於有瞭美好幸福的歸宿,我和你爸的心願也瞭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邱鳳笑著嗔怪地說:“你們的良苦用心害得我好苦啊!我精神都快崩潰瞭,看不出來,你們的戲演得好逼真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