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eldset id='ttslq'></fieldset>

  • <i id='ttslq'></i>
    <span id='ttslq'></span><ins id='ttslq'></ins>

    <code id='ttslq'><strong id='ttslq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1. <acronym id='ttslq'><em id='ttslq'></em><td id='ttslq'><div id='ttslq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ttslq'><big id='ttslq'><big id='ttslq'></big><legend id='ttslq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2. <dl id='ttslq'></dl>
          <i id='ttslq'><div id='ttslq'><ins id='ttslq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1. <tr id='ttslq'><strong id='ttslq'></strong><small id='ttslq'></small><button id='ttslq'></button><li id='ttslq'><noscript id='ttslq'><big id='ttslq'></big><dt id='ttslq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ttslq'><table id='ttslq'><blockquote id='ttslq'><tbody id='ttslq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ttslq'></u><kbd id='ttslq'><kbd id='ttslq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  我不是處女,這重要嗎?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6

            某年5月的某一天,我在傢裡上網,在SOHU社區看見那張帖子——《比貞操更可寶貴的東西》。

              寫帖子的女孩子說:在遇見歹徒想要強暴我們的時候,如果實在無法掙脫,那麼應該拿出一個避孕套,請求他使用。如果實在沒有保護措施,要先保護自己的生命以及器官,事後去醫院做全身檢查並立即服用緊急避孕藥。因為,比貞操更寶貴的是愛和生命,我們要想到養育我們的親人、我們以後的人生。還要想到,將感染疾病的風險降到最小。

              看到這張帖子的時候,我呆瞭幾秒鐘,然後我的眼淚湧出來——我想到瞭那個我隱瞞瞭整整三年的秘密,像一道古老封印一樣壓住我記憶的井。三年瞭,當我想起這個秘密,心裡總會隱隱地痛。

              三年前,我隻有23歲,大學剛剛畢業的女生,在一傢制藥公司策劃部做經理助理。那時候,青春在我身上鋪灑最慷慨的花瓣,我美麗且年輕,我有愛我的愛人、我愛的傢,有值得驕傲的一切,所有人都羨慕我的幸運。

              我的男朋友叫陳執,在一傢中學做老師,教政治。我們是在一次朋友的聚會上認識的。我們在一起兩年,說好9月就結婚。我們買瞭結婚的戒指,他傢準備瞭結婚的房子,生活,按照最尋常的格式一步步地走。

              可是,誰都沒想到,那個夜晚,災難來的時候,甚至沒有任何征兆。

              那晚我去看一個久不見面的朋友,回傢的時候,已經是晚上10點50分。從寬闊的主幹道到我傢居住的居民小區,有段路上路燈壞掉瞭,月光昏暗的時候甚至看不清下水道的井蓋。我不敢騎自行車,下來推著慢慢走。

              然而就在我走到那段路中間的時候,幾乎是剎那間,有人從背後捂住我的嘴,緊緊箍住我的胳膊,我的腦袋一下子就懵瞭。

              下意識地,我想要反抗,可是迅速被掐住瞭脖子,我的背頂到瞭一堵墻上,一轉頭,我看到瞭對面的那張臉。

              黑夜裡,他蒙著黑色的面罩,我看不清他的樣子,但是他喘著粗氣,目光兇狠地灼燒著某種東西。我想要對他說話,可是他馬上按住我的喉嚨和嘴,他的另一隻手裡拿著一把刀子,在暗淡月光下閃爍冷冷的光。

              我知道,我遇見瞭劫匪。我甚至有點慶幸:對我這樣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來說,我寧願把錢都給他,隻要他放我一條生路。

              可是馬上我知道,他不是為瞭搶劫錢財。

              因為,他很快用一塊破佈堵上我的嘴,快速撕拉我的衣服。我的腦子“嗡”地一聲,炸瞭。

              奸殺!我明白這兩個字的時候上衣已經完全被剝光,他看著我皮膚的眼神,我這輩子都不會忘:貪婪的、狂野的,失去理智的……我知道,隻要我掙紮,立刻就會死。即便不死,等待我的也是身體上的更大損傷。

              隻不過三秒鐘的時間,我迅速地冷靜下來,停止瞭掙紮。

              他停住瞭,那麼不可置信地看我的眼睛,我搖搖頭,看著他,他呆住瞭。到這時候我才看清,他的年紀並不大。那時候,心裡不是沒有恐懼,但是我想,保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            其實,這段經歷,是刻骨銘心,也是我刻意回避,不想記起的。那是我從女孩到女人的轉變,卻如此突如其來、污穢骯臟。

              那個晚上真實的結尾是,他發泄完自己的獸欲後,拍拍手,捏住我的臉,我的眼緊閉著,他看不到鎖住的眼淚。

              他把撕壞的衣服扔在我身上,走瞭。

              我說出來你可能不信,可是,他真的走瞭。他帶著那把閃亮的匕首,走瞭,把我的命留下瞭。

              那個晚上回到傢的時候父母已經睡瞭,我用水拼命沖洗自己,在洗手間裡偷偷地哭泣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,我請假去醫院做瞭全面檢查,並服用緊急避孕藥。因為配合,我的身體沒有遭受可怕的撕裂性損傷,也不影響日後的生育。三個月後,身上的傷痕平復,尿樣檢驗顯示陰性,我平安瞭。可是,心上的傷痕,還那麼清晰地存在。

              那段時間,我不敢走夜路,我夜裡做噩夢,常常把自己驚醒。醒來的時候,臉上全都是淚水。我不知道該怎麼告訴陳執,我甚至不敢想新婚之夜如果他發現我不是處女會怎樣?我想去做處女膜修復手術,可是走近瞭卻沒有勇氣進去。因為,有些傷痕,修補後可能意味著永遠地撕裂——隱瞞何嘗不是靈魂上沉沉的重負?

              終於,結婚前的一天,我還是講出瞭這個秘密。因為,強奸犯落網瞭。

              我決定去公安局報案,我拿出瞭被污染的內衣內褲、醫院的體檢證明。當我鼓足勇氣走進公安局的時候,我知道,命運在這裡勢必要轉個彎——有些東西,我會失去,因為不是每個人都有承擔的力量;但是某些東西,會更牢固,比如忠貞的愛情或者活下去的勇氣。

              事實證明,我不幸地遭遇瞭前者。

              陳執和我分手瞭,他說他無法容忍一個在遭遇強暴時候不捍衛貞操和尊嚴的女孩子,這樣的女孩子,不會給他的婚姻堅實的依靠。

              我的父親大病一場,母親看著病中的父親老淚縱橫。她說:小苑,既然是秘密就永遠守住好瞭,為什麼要說出來?

              在我們這個小城市,一夜之間我成瞭名人——想想吧,一個女孩子,絲毫沒有最基本的貞潔概念,在遭遇強暴時居然毫不抵抗?!千古奇觀啊!到這個時候,人們已經根本不在乎我是個被強暴的女孩子中惟一活下的一個,人們隻會說我:真是不知羞恥啊!

              就這樣,當我走在路上的時候,有人指指點點,公審大會那天,看我的人比看歹徒的人還要多!那段日子,我深深痛苦。我想,是不是我做錯瞭抉擇,是不是我不該不反抗,更不該去報案?!

              可是我知道,生命對我來說是最依戀的東西,而揚眉吐氣、不帶重負的生活是我無法抗拒的誘惑。我彷徨、失望、迷惘,甚至想過:如果我死瞭,人們是不是會改變對我的想法?

              單位裡呆不下去瞭,我辭職瞭;小城也住不下去瞭,我離開那裡去瞭省城,可是在省城的報紙上居然看到瞭我這件事的報道——我終於還是從那裡乘坐火車去瞭北京。我現在才知道為什麼那麼多人向往首都,因為那裡有全國最大的暫住人群,也有最特立獨行的包容與諒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