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'4u8ck'></span>

  • <dl id='4u8ck'></dl>

    <i id='4u8ck'></i>
    <ins id='4u8ck'></ins>
    1. <tr id='4u8ck'><strong id='4u8ck'></strong><small id='4u8ck'></small><button id='4u8ck'></button><li id='4u8ck'><noscript id='4u8ck'><big id='4u8ck'></big><dt id='4u8ck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4u8ck'><table id='4u8ck'><blockquote id='4u8ck'><tbody id='4u8ck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4u8ck'></u><kbd id='4u8ck'><kbd id='4u8ck'></kbd></kbd>
    2. <acronym id='4u8ck'><em id='4u8ck'></em><td id='4u8ck'><div id='4u8ck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4u8ck'><big id='4u8ck'><big id='4u8ck'></big><legend id='4u8ck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code id='4u8ck'><strong id='4u8ck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i id='4u8ck'><div id='4u8ck'><ins id='4u8ck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4u8ck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姐姐的愛情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1

              每年春天,夫妻兩個都去大悲院敬香,不是像其他香客一樣去祈福,而是去祭奠一個先去的女孩,那個女孩停留在二十歲,永遠的二十歲。女孩是她的大學同學,是他小學、中學的同學。

              和那個女孩有關,她和他,他們的愛情。女孩和她在一所大學相遇,同室的姐妹,形影不離,無話不談。一段隱秘的不為人知的暗戀。長久地生長在女孩的心裡,從小學三年級或更早,一個同班的男生,後來女孩上瞭大學,他師專畢業做瞭人民教師。像小人魚的愛一樣的隱忍,頑強,在一個人的愛情裡女孩出落得標致,優秀。女孩時常和她說起那個男孩,從沒有表白的愛情,那是怎樣一份令人憂傷的甚至心碎的情懷,在女孩的絮語裡她無比感動著。她問女孩,怎麼不對他說,女孩總是羞澀地一笑,然後決絕地說,我在等,我等瞭那麼久,那麼多個日日夜夜。

              在他對我的愛蘇醒前,我永遠也不會打亂他內心的平靜。女孩說,他長相不出眾,但他多才多藝,琴棋書畫皆通。最重要的是淳厚善良,樸實溫和。和人講話永遠是專註地真誠地微笑著的。一份恬靜的憂傷,在如花的季節顫顫地綻著淡藍色的無望的花蕾。在女孩自己甜蜜的自我折磨裡。愛無上的高貴、純潔。遺世而獨立的戀人。伊人卻一無所知。

              天上雲卷雲舒,雁來雁往;庭前花開花落,葉生葉零。生命短暫而有規律地存在或消亡,但無常的突然降臨卻又猝不及防地打擊著我們的身心。無常的災難擾亂瞭生命的秩序。女孩在一次回校的路上出瞭車禍,沒來得及說一句話。

              女孩的愛情終於被埋藏在自己的靈魂深處。在女孩的葬禮上她見到瞭令女孩心儀久矣念兮戀兮的男孩。是那樣的沉鬱的溫厚的模樣。後來,很巧,她和那個男孩又相遇在一個婚禮上,他們都很驚喜,油然地升起一種親近。因為女孩,因為他們共同懷念的一個人,在嘈雜的熱鬧的酒宴上,他們之間有瞭一種別人無法體會的默契。男孩被她的優雅和美麗吸引,但她知道一個人的一生的秘密。她珍藏著,無眠的夜裡,她無數次地問,要不要說呢,她感覺得到他的日漸切近的愛戀與依戀,她的心底卻積聚著不安和歉疚。無論如何,我要代你說出,我無意讓他蘇醒,可人世間的情字啊,誰又能預料呢?

              終於,她對男孩說出瞭女孩隻對她一人敞開的心底的秘密。她想這應該是好友的心願吧。她能為她做的。也隻能是說出來讓該知曉的人知曉。她沒想到,男孩哭瞭,她第一次見到男孩的哭泣,竟有隱隱的疼。援著女孩的芳蹤,他們不斷地靠近,不知不覺竟有瞭青梅竹馬般的感覺,仿佛早已相知相許。

              一晃,結婚十幾年瞭,每年春天,夫妻兩個帶著孩子都去大悲院敬香,默默地不多說一句話。無邊無際的愛啊,他的好,更多地深藏於整個內心,他身材不偉岸,他肩膀不寬厚,隻有有眼光的人才能發現,我們都是有眼光的人,姐說。